精准搜索请尝试:精确搜索

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追求爱情的情感微电影剧本《假面舞会》

2016-08-01 16:32 出处:未知 人气: 评论(

故事梗概:一个偷偷练击剑的穷小子,邂逅了美丽高贵的女主角。卡萨帝酒柜成了他和她的情感纽带。然而,这感情还未开始便已结束。直到一场假面舞会又拉近了两人的距离。可是,穷小子却要面对重重难关:只有用手中的剑击败对手,他才能赢得美人的芳心。但最终他还是失败了……而与失败同时降临的,是一个爱的奇迹……

正式剧本

1 高级会所 夜 内

装潢考究、奢华的高级会所,隐约的钢琴声流淌。

吧台处伫立着一台卡萨帝酒柜。附近有一张《泰坦尼克号》的巨幅海报。

陈力在吧台处忙碌着,收拾着酒杯酒瓶。他相貌俊秀、身材挺拔,稍长的头发在脑后扎了起来,这让他看上去颇为潇洒。他是这儿的侍者,每晚都在这里工作。

这里是击剑俱乐部的会所,墙上挂着长剑。格调典雅、高贵。小品

会所还未开始营业,陈力从柜子下取出一本击剑剑谱打开。然后他又从柜子底下拿出一把长柄雨伞,照着剑谱上的动作图片偷偷比划着。他一边比划,一双眼睛还留意着四周。——他在偷练击剑,并不想被人发现。

一个戴着帽子和墨镜、竖着风衣领子的男子走到吧台。他拍拍陈力的肩膀。陈力立刻放下雨伞,转过身来。风衣男子在台子上留下了一个礼盒。

陈力:先生……

风衣男子已经离开,消失在黑暗中。

陈力看着那礼盒,不由好奇。

……

礼盒打开,陈力取出里面的东西:一件黑色斗篷、一副佐罗面具,还有一张金色的请柬。

陈力翻开请柬,眼光扫过上面的文字,其中有“假面舞会”几个字。

请柬上标明着地址。

陈力不解,他翻过请柬,发现上面有一个卡萨帝的标志。陈力看着那个标志,若有所思,陷入了回忆……

2 高级会所 夜 内 (闪回)

会所还未营业,并无客人。

吧台,陈力拿着长柄雨伞在偷偷练剑。那《泰坦尼克号》的巨幅海报还是那样惹眼。

突然,“砰”的一声传来。

陈力回头,见卡萨帝酒柜那边站了一个人,柜门开着,酒瓶摔在地上。一个女孩面对酒柜站着。酒瓶显然就是她打碎的。

陈力赶紧走了过去。

陈力:你好……

女孩缓缓回头……陈力不由看呆了。这是一个长相清纯秀丽、气质端庄大方的女孩。特别是她的双眼,清澈之中有微微的朦胧。和女孩双眼对视的片刻,陈力听见自己的心跳也加快了:砰、砰、砰……

女孩的脸上有些歉意。

女孩:对不起,我没看清……

陈力:没关系,没关系。(看着地上的碎酒瓶,略略皱眉)这酒……

女孩:我……

男人(画外音):我来!

一个男人伸手将一叠钱递了过来,他叫小马,长得又高又胖,颇具几分卡通色彩。

小马:不就是瓶酒嘛。(殷勤地对女孩)你还想摔吗?我给你拿。

女孩微微蹙眉,摇头。她转身向前走去,却不当心撞了桌角,伤了膝盖。

女孩轻声地:哎哟。

女孩揉着膝盖,那里有些红肿了。陈力扶着女孩坐下。

陈力:你等着。

他走到吧台翻找着,想找药却没找到。他灵机一动,走到酒柜处拿出酒倒在杯子里,然后端着杯子走到女孩身边。

陈力:你忍着点。

他用手指蘸了杯子里的酒,将它涂抹在女孩的膝盖上,女孩下意识地往回缩。

陈力:你伤着了……

女孩略略一想,又把膝盖伸了过来。

陈力拿酒在女孩膝盖上涂抹、搓揉了片刻。

女孩羞涩,满脸绯红。陈力看着这娇柔、纯情的面庞,不禁呆然。

小马:哇,你个穷小子,竟敢浪费这么名贵的酒!(又掏出钞票拍在桌上)这酒我买了!小姐,能认识一下吗?

女孩没做声。

陈力却把钱塞回到小马手里。

陈力:对不起,您还没有消费,我不能收您的钱。

女孩听着,嘴角牵动,微微一笑。她的眼神依然朦朦胧胧、并不真切。她想要站起身来。

陈力:我扶你吧。

他伸出手正要搀扶女孩,忽然,一个高大英俊、面容冷酷的中-国男子(彼得)快步走来,将女孩拉到自己身边,然后警惕地看着陈力。

彼得对女孩:梅,我们走吧。

女孩微微点头。

陈力神情不解,微微皱眉。

彼得挽住梅的纤腰转身离去。梅回头看了眼陈力。在陈力眼中,梅是如此典雅、如此秀美……她的美貌让一旁的小马也看得张口结舌,手里的酒杯都落到了地上。

梅怀里的一样东西掉在地上,飘到了陈力跟前。陈力捡起,见那是一张名片,左上角有卡萨帝的标志。

3 高级会所 夜 内

闪回结束。

陈力手里拿着名片和请柬,他又看看卡萨帝酒柜,一时间若有所思……

4 王府外 夜 外

王府外挂着灯笼,一副古色古香的意味。

几辆名车停在王府外,给古朴的王府平添了几许现代的气息。

名车上下来的男男女女手持请柬走入王府。

陈力蹬着山地车来到。他停下车子,然后走向王府。

陈力向黑衣保安出示请柬,保安点头,伸手请陈力进入。

陈力走入王府。

5 王府内 夜 外

王府内被装修成现代和古典相结合的风格:霓虹闪烁之处,又有中式园林的传统之美;楼台亭阁之地,亦不乏时尚潮流的点缀。若有若无的舞曲回荡在古旧的建筑之中。一切是那么对立,又是如此和谐。

古朴、幽雅的回廊,几个戴着面具的男女走过。气氛颇为神秘。

一个披着黑色斗篷、戴着佐罗面具的男子走了出来。他正是陈力。他稍稍有些不习惯身上的穿着,正低头摆弄间,不留神和走过的侍者撞了一下。侍者端着的酒水洒在了陈力的斗篷上。侍者低头表示歉意,并向不远处的房间指了指。

6 王府某房间 夜 内

房里有一台卡萨帝洗衣机。房间布置很是古朴、素雅,桌上还摆放着围棋,和现代、科技的洗衣机相映成趣。

陈力走来,打开洗衣机,把斗篷放入。

洗衣机转动,悄无声息。

7 王府另一房间 夜 内

彼得站在穿衣镜前,他英俊的容貌显示在镜子中。

“哗”地一声,彼得将一领金色的斗篷披在了身上。这让他看上去犹如一位即将出征的王子。

梅在彼得的身后,眼神有些朦胧、涣散。

彼得缓缓戴上面具。那是一张王子的面具。他戴上面具后,愈发显得帅气、挺拔。

彼得牵着梅的手走到镜子前,然后为她戴上了公主面具。镜中,两人沉默。

“当”地一声,彼得从一旁的剑筒里抽出一把击剑手用的长剑。剑身闪着凛冽的寒光。彼得的瞳仁中反射着长剑,令他的鹰目炯炯有神。

彼得扭头看了眼梅,双眼闪过一丝担虑。

8 王府某房间 夜 内

陈力把洗衣机打开,从里面取出了他的斗篷。斗篷居然没有一点损伤。

陈力披上斗篷。

房间里有一面穿衣镜,陈力走到镜子面前,看着镜中的自己。镜中的他潇洒不羁,仿佛真的成了侠客佐罗。

陈力嘴角微微上扬,流露着自信。

9 王府回廊 夜 内

“佐罗”陈力走来,脚步轻快。忽然间,他的脚步慢了下来。他看见了前方一个女人的身影。那个身影像是他所熟悉的。他不由停了下来,隔着几米远看着那身影。

梅站在那里,脸上戴着面具。高处悬挂着灯笼,里面泄出的微红的光芒照射在她的面具上。给人一种朦朦胧胧、神秘高贵的感觉。

陈力看着梅,却因为面具的缘故而有些不敢相认。他看向梅的眼睛,瞬间便有了某种熟悉的心电感应——

10 高级会所 夜 内(闪回)

梅在卡萨帝酒柜前缓缓回头,和陈力四目相对……梅的眼神如梦如幻……

11 王府回廊 夜 内

闪回结束。

陈力认出了梅的眼睛,他又听见自己“砰砰砰”的加速的心跳……

陈力正要向梅走去,却见“王子”彼得走到了梅身边。彼得让梅挽住他的手臂,两人款款向回廊的另一头走去。

陈力目送着彼得和梅的背影,一时间有些恍惚和怅然。

画外,响起了若隐若现的电子舞曲。

12 王府大堂 夜 内

电子舞曲的乐音逐渐清晰。

偌大的王府大堂被改造成一个现代化、科技化的酒吧,但某些细节依然保留着中式的传统风格。那些古朴的桌椅、窗棂、书架等等,和闪烁的灯光、迷离的烟雾、时髦的装饰居然融为了一体,散发着独特的韵味。

DJ在由古式书桌改造而成的唱机前打碟,舞曲并不激烈,却让人有微微律动的感觉。和在场的三三两两的客人一样,DJ也戴着面具。他们都随着音乐略微摆动着身体,沉浸在如梦如幻、飘渺无形的情境之中。

大堂一角,摆放着卡萨帝冰箱与冰吧。侍者从里面取出饮料和冰块,然后穿梭往来,为客人们服务。

“佐罗”陈力走来,他看着眼前的一切,眼里流露出新鲜。

陈力走到卡萨帝冰箱前,打开了冰箱门,正要从里面取饮料——

小马(画外音):喂,你怎么敢扮成佐罗?

陈力转身,见小马站在身后,他戴着可爱、滑稽的面具,披着绿色的斗篷,一双眼睛怀有敌意地注视着陈力。

小马:你的击剑很厉害吗?

陈力耸耸肩膀,没有说话。

……

陈力端着饮料走到卡萨帝冰柜前。他从冰柜里取出冰块正要放入饮料,一只手伸了过来,拿走了他的冰块。陈力扭头一看,又是小马。他朝陈力咧嘴一笑。

小马:谢谢佐罗,哈哈。

陈力无奈地摇摇头。

……

舞曲的乐音比先前更激烈了一些。大堂的大灯暗淡下来,射灯亮起、旋转,发出幽惑的光芒。戴着面具的男男女女享受着音乐,身体晃动着、摇摆着。女宾客都戴着魅惑的面具。她们的身体在性感的穿着下更显曼妙。

陈力在起舞的人群中穿梭,他的一双眼睛在搜寻着……他看见了那些女人在面具后投来的目光。那些目光或冷艳、或矜持、或飘忽不定、或充满诱惑……可是这些都不是陈力想要的…………

舞曲节奏加快了,人们都舞动、扭摆着身体。

陈力还在人群中寻找着他念念不忘的眼神……

“当”,一声锣响,舞曲戛然而止。人们停下了舞动。

台上的灯光亮起。彼得携着梅的手走来台上。彼得帮梅在座位上坐下。一束射灯从高处打下,照在梅的身上,让她显得冰清玉洁、高贵无比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梅的身上。

陈力认出了梅的眼睛,他觉得梅好像也在看着他……

陈力呆呆地注视着梅,完全被她此刻的样貌和气质所征服。

小马和其他几个“面具男”也看着梅,目光里流露着仰慕和渴求。

彼得面向众人。

彼得:很高兴诸位今天来参加我妹妹的姻缘会。和所有相亲不同的是,这次会有新的内容……

说着,他从身上“锃”地一声拔出了长剑。剑锋凛冽,银光闪闪。

彼得:谁能胜过我的剑,谁就可以带走我妹妹!

陈力不由呆然。

众“面具男”摩拳擦掌、跃跃欲试。小马得意一笑。

小马(自语):早就做好准备了。

陈力把目光投向坐在那里的梅,梅的眼神朦朦胧胧,并不真切……陈力凝视着那双眼睛。

大堂的一角伫立着一台卡萨帝酒柜。陈力快步走来,他打开酒柜,从里面取出洋酒和杯子。他给自己倒了酒,啜饮。

陈力又看向了梅,看向了她那谜一般的双眸……

“叮”地一声,两剑相交,迸发出火星。

陈力手持长剑,和彼得相斗。两人你来我往,互有攻守。

彼得(心声):穷小子,休想把我的妹妹带走!

陈力(心声):我一定会战胜你的!

战况激烈……陈力越战越勇,他一剑挥去,将彼得的剑从他的手中击落。

长剑落地。小品剧本

彼得目瞪口呆。陈力面带胜利者的微笑。

陈力向梅慢慢走去,梅也站起身迎接他,向他展开双臂,眼里燃烧着炽烈的情感……

陈力靠在卡萨帝酒柜旁,手里端着酒杯,咧嘴而笑。有人从背后重重地拍了他的肩膀,他身体一抖,这才明白过来,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他的酒后幻梦。

陈力扭头,见小马正谐谑地打量着他。

13 王府大院 夜 外

彼得拿着一根细长的竹剑,竹剑的顶端沾了白色粉末。

彼得:真剑太危险了,还是用竹剑吧。谁把这白色粉末沾到对手身上,谁就算赢了。

众人点头。

陈力在人群中也不由自主地点头。他的拳头攥紧了,仿佛在为自己打气。小马斜睨着陈力,嘴角浮起一丝不以为然的笑容。

梅坐在大院的一角,远远地看着,眼神迷离恍惚。陈力看向梅,宛如看着一个女神。

击剑开始了,一个“面具男”站在了彼得的对面。彼此间微微点头、眼神交错。

“面具男”低吼一声,举起竹剑向彼得刺了过去。彼得接招,用手中的竹剑架开了对手的剑。

激烈的音乐起。

“面具男”和彼得战得难分难解。两人剑来剑往,时而碰撞时而交错,令人眼花缭乱、目不暇接。

梅安静观战,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有任何表情。

陈力却颇为焦躁,一只手握紧又松开,松开又握紧。

彼得低吼一声,把竹剑刺向“面具男”,后者胸前“中剑”,留下了一道白色印记。

见状,陈力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彼得轻蔑地:下一个。

又一个“面具男”走上前来。他向彼得点点头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彼得刺来“长剑”。彼得早有防备,将刺到胸前的“长剑”挡开。

又是一番恶战……陈力刚放下的心又立刻提了起来,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彼得和对手的较量,一刻也没有移开视线。

“面具男”乙高高跃起,向陈力的头上刺去“长剑”!

陈力紧张地闭上了眼睛……等他张开眼睛,却见“面具男”乙倒在地上,头上被彼得的“剑”抹上了白色。

彼得:下一个!

激烈的音乐起。

音乐声中,彼得和戴着各种面具的男子比剑……彼得用各种不同的招式打败了对手,那些“面具男”的身上都留下了大小不一的白色印记。

彼得也有些累了,胸口微微起伏。

彼得:你们这样弱不禁风,怎么保护心爱的女人啊?

梅在那边听着,不由微微摇头,一丝焦虑爬上了她的嘴角。

彼得:下一个!

只剩下陈力和小马没上场了。陈力看向小马。

小马:还愣着干吗?上啊!

陈力:我……

小马把陈力推向场中央,陈力猝不及防,一个趔趄,险些摔倒在彼得面前。

彼得大笑:来吧,佐罗!

陈力拿起竹剑,注视着彼得。彼得也凝视着他。双方的瞳孔里都燃烧起火焰……

两人开始击剑……

彼得的进攻势头很猛,陈力一时难以招架。但他渐渐立稳脚跟,和彼得展开周旋……一时间剑光凛凛、令人目眩。

陈力越战越勇,他想起了曾经练剑的招式……

14 闪回

陈力拿着长柄雨伞在偷偷练剑……书上是击剑的各种动作图片,它们渐渐变幻成陈力击剑的英姿……

15 王府大院 夜 外

陈力气势如虹,剑剑直逼彼得。彼得只有招架之势,已无进攻之力。他连连后退,脚步已乱。

陈力双手伸展,以一招“大鹏展翅”逼向彼得!……

一阵风儿吹来,梅受凉,不由低咳一声。

陈力的剑正要指向彼得的胸前,梅的低咳分散了陈力的注意,他不由扭头看向那边的梅……

说时迟那时快,彼得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,用手里的剑刺向了陈力!……

陈力被剑刺得连连后退,他低头一看,胸前已然留下了一块白色印记。

彼得冷冷地看着陈力。

陈力愕然。

16 王府大堂 夜 内

大堂的角落里,卡萨帝酒柜矗立着,散发着冷峻的银光。

陈力大步走来,打开酒柜,从里面取出酒杯酒瓶。他为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,然后仰头喝完。他把佐罗面具摘下,脸上写满了失落和失意……

恍惚间,陈力看见梅向他走来。梅摘下了她脸上的面具,露出她澄澈、明净的双眸。梅注视着陈力,眼里是依恋,是不舍,也是遗憾,是惋惜……

陈力心痛、难舍的表情……

卡萨帝酒柜的柜门“啪”地一声关上了。

陈力被惊着了,他手一抖,杯子里的酒洒在了地上。他这才发现刚刚不过是自己的又一场幻梦。

外面大院传来了声音。

他拔腿向外走去。

17 王府大院 夜 外

小马举着剑,神色得意。

彼得的胸前沾着一块白色的印记。

陈力走来,看看小马,又看看彼得,面露诧异。

小马:你输了,哈哈!

彼得:我是累了。算你聪明,到最后才上场!

小马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。

彼得:好吧,我是信守诺言的人。你可以把梅带走了。

小马向梅走去。那些输给彼得的男子,都满怀妒意地看着小马。

陈力的眼睛里流露着同样的妒意,以及痛苦。他缓缓转身欲走……

小马走到梅的身边,解开了她脸上面具……

梅的眼睛依然是朦胧的,还有些许的呆滞……

梅:哥哥,是你吗?

小马一愣。

梅:哥哥……(摸索到小马的手)你不是哥哥?

小马伸出手在梅眼前晃动,梅的眼睛一眨不眨。小马大惑不解。

众人疑惑。

彼得:梅的眼睛几个月前因为一场疾病而失明了……

众人哗然,小马愣住。

彼得:梅一直想要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。我要帮她实现这个心愿,但又不想随便地给她找一个伴侣。我相信,只有一个具备了斗志和智慧的男人,才值得梅去依靠。(对小马)你胜利了……

小马:不,不不……

小马后退几步,转身便走。

梅的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彼得也颇有些尴尬,他把目光投向了其他人。

那些男子纷纷走开了,有人频频摇头,有人窃窃私语。不消多时,便已人去楼空。

彼得走到梅身边,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。

彼得:对不起,我不该让你伤心的……

梅拍拍彼得的手,以示安慰。

彼得:走吧。

陈力(画外音):等一等!

彼得回头,见陈力向他们走来。

梅面露惊喜。

梅:是你?……我听出你的声音了。

陈力:是的。

彼得:你已经输了。

陈力:可是我的心没有输……

彼得:……梅,你愿意吗?

梅羞涩地点点头。

彼得也向陈力点了点头。他拉起梅的手递给陈力。

彼得:我把她交给你了。

陈力郑重地点点头,他单膝跪地,接过了梅的手,在手背上轻轻一吻……

梅的眼睛闪过一丝光芒……

18 陈力和梅的家 日 内

字幕:一年以后。

这是一个既格调高雅,又不乏温馨气息的房间。

墙上挂着陈力和梅的结婚照:陈力举着剑,梅仰慕地看着他。

陈力和梅手牵手从门外走来,梅的眼睛已经痊愈了,跃动而又明亮。

陈力:原来你的眼睛只是暂时失明。真是没想到啊……

梅:你要相信奇迹。

陈力动情地拉起梅的手。

陈力:梅,你的眼睛真美……

两人对视,温情一笑。

梅:还记得那个酒柜吗?

陈力:酒柜?什么酒柜?

梅:就是我们刚认识时的那个酒柜……

此时,门铃响了。

陈力过去开门。彼得出现在门口。陈力和梅微笑。

彼得:新婚快乐!我的礼物来啦!

说着,他朝门外拍了拍手,两个工人将一台装在包装箱里的大家伙推进了屋子。

陈力和梅好奇对视。

梅:这是什么东西啊?

彼得笑而不语。

工人将包装箱拆去,露出了里面的东西——一台卡萨帝酒柜。

梅:啊,卡萨帝!

陈力:卡萨帝!

彼得:对,卡萨帝……祝你们新婚甜蜜、永远幸福!

陈力:永远幸福!

梅:永远幸福!

三人相视而笑,目光停留在卡萨帝酒柜上,一幅幸福、温馨的画面……http://www.nnmfjn.com.cn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

评论列表

    正规牛牛